商务宁波网
您的位置:首页 > 评论 > 正文

携程亲子园虐童事件凸显幼教行业规范缺失

南都

  据新华社报道,近日,多段携程亲子园的视频在网上流传并迅速发酵。视频显示,11月1日,一名身着黄色衣服的女老师把刚进教室的一名小女孩的书包用力扔在地上,打小女孩头部,又推了一下小女孩,致使其头部撞到桌角上。11月3日的一段视频显示,黄色衣服女老师给多名小孩子喂东西(事后被证实为芥末),一名穿黑色褂子的小男孩吃完之后开始哭泣。

  携程方面随后对媒体承认,网传视频属实,目前涉事人员已与携程解除合同。对涉事的相关教师,携程坚决要求园方予以严肃处理,对责任人员追责到底。11月7日,携程已报警。从今天开始,携程亲子园将停业整顿。此外,携程负责人表示将会选择新的管理机构,三个月内的所有录像均对家长开放,由家长自发观看,找出所有证据。

  这一事件之所以如此令人关注,除了因为与携程、上海密切关联,更因为视频本身的冲击力。应该说,幸亏有了视频监控,携程亲子园工作人员的暴行才能被清晰地公之于众。否则,像亲子园接收的都是1.5岁到3岁的孩子,表达能力还比较弱,要形成虐待儿童的清晰证据并不容易。

  对于每一个家庭来说,育儿需要占据巨大的经济、精神、时间份额。生个孩子容易,养个孩子却难。正是为了帮助解决这一问题,携程亲子园才会被提出、规划和实施。所以,对于携程的员工来说,亲子园的启动是令人欣喜的,这可以帮助他们很好地协调工作和家庭关系。早在亲子园开办之前,上海本埠媒体就曾描绘过携程亲子园开园之后的场景:“白领爸爸妈妈们在办公室敲着键盘,而宝宝就在你附近楼层里唱着歌谣,玩着游戏……”这是件多美好的事呀!现在回想这一描述,难免觉得太过讽刺。

  不过,携程方面固然存在一定的责任,如携程副总裁施琦所说的,携程方面最主要的责任在于监管方面的疏忽。更主要的问题在于,携程亲子园的日常管理方存在严重的失职。据悉,携程亲子园是2017年上海市政府实事项目“公共托育服务”第一批试点项目。携程公司委托上海《现代家庭》杂志社旗下“为了孩子学苑”进行日常托管服务。值得指出的是,上海市妇联拥有《现代家庭》杂志社100%的股权,也就是说,携程合作的是政府部门全资控股公司的幼儿园管理机构。

  企业出钱,政府旗下的专业机构出力,携程员工得到了方便,政府也为民办了实事,这看起来没有任何不妥之处。不过,据澎湃新闻从“为了孩子学苑”相关负责人张葆葆处获悉,在携程亲子园之前,“为了孩子学苑”并没有运营幼儿园或幼儿教育管理机构的经验,仅在社区中心有过服务和拓展的经历。上海市长宁区教育局负责人也表示,该托幼所未在教育部门备案,不属于正规的教育机构,而是携程内部职工子女的托管点,工作由妇联来指导,如果有师资培训的需求,教育部门才会协助。

  这意味着携程亲子园其实是一个“畸形产物”,一方面是携程公司一路波折,未能获得办学资质,好不容易由妇联介入,但却带入了妇联控股杂志社的服务机构,最终这个机构的管理水平有目共睹。所以,最值得拷问的一点就是,在保障婴幼儿托管服务这一难点上,为何企业办学的资质如此难以获得,为何没有管理经验的日托机构能够进入携程亲子园。从建设性的角度出发,需要教育、卫生、妇联部门给出更清晰的回应,应该以何种方式促进有条件的企业自办幼儿园,如何确定幼儿园教育行业的标准和执行。携程亲子园的虐童悲剧固然需要彻查,但由此折射出的公共政策问题更需要被追问。

关注我们

商务宁波网官方微信

扫描左侧二维码添加商务宁波网官方微信

商务宁波网官方微博

扫描左侧二维码添加商务宁波网官方微博

商务宁波网手机版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浏览商务宁波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