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务宁波网
您的位置:首页 > 这里是宁波 > 正文

两会声音|郑坚江代表关于切实推进家庭医生签约服务制度建设的建

两会声音|郑坚江代表关于切实推进家庭医生签约服务制度建设的建

案由:

今冬季节性流感高峰期,多地三甲医院发热门诊与儿科门诊人满为患。“看发烧难”现象引发社会热议:流感高峰期5亿人的“家庭医生”去哪了?小小的一场流感,将正如火如荼推进的家庭医生签约服务推到了风口浪尖。

为了推进分级诊疗制度建设,许多国家诸如英国、古巴等都建立了家庭医生制度,成效显著。近两年,我国也在大力推行家庭医生签约服务。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11月底,全国95%以上的城市开展家庭医生签约服务工作,超过5亿人有了自己的家庭医生,人群覆盖率超过35%,重点人群覆盖率超过65%。

然而,数据很丰满,现实却很骨感。目前,全国签约人数已完成任务目标,但实施效果很不理想,只看指标不看质量,“被签约”、“为签而签”、“签而不约”等形式签约现象普遍存在。虽然国家部委、各省市都先后印发关于推进家庭医生签约服务制度的指导意见或实施方案,但规定都较为笼统和粗糙,操作性不强,各地方出台的一些具体实施办法也并没有落到实处。家庭医生签约服务,本是一项惠民工程,却成了老百姓诟病的形式主义。

案据:

在我国,家庭医生签约服务是指以家庭医生团队为核心,通过签约方式,为签约居民提供约定的医疗卫生服务,满足居民长期、连续的健康照顾需求。国际国内经验表明,家庭医生签约服务是一种行之有效的医疗卫生服务模式。

家庭医生制度于20世纪七八十年代就已在欧美国家兴起,其在卫生资源有效利用、降低医疗费用和改善全民健康等方面起到了积极作用。目前,世界上有50多个国家和地区推行家庭医生制服务,并形成了相对成熟的服务模式。

以英国为例:

英国的家庭医生签约制度较为完善。在全民保健服务体系(NHS)下,家庭医生遍布全国各大城市、乡村。主要特点有:

其一,签约服务内容丰富。当前,签约家庭医疗保健服务除初级医疗诊疗和疾病预防外,还包括健康咨询、家庭计划、康复服务以及II型糖尿病、心脑脑血管等慢性疾病预防服务。

其二,签约方式选择灵活。英国法案规定患者可不限于在常住地社区卫生中心签约,且允许患者可定期更换家庭医生的注册。由此,按人头付费的支付方式可“倒逼”医生不断提高服务质量,留住注册人数。

其三,签约制的配套支持完备。尤其是家庭医生签约法律制度较为成熟且可操作性较强。

首先,完备的立法规定了签约制下家庭医生的“独立合同人”角色及权利和义务,并在大力提高家庭医生薪酬待遇的同时,加大家庭医生入职门槛,明确和规范了家庭医生资质认证和培训。

其次,完备的内外监督和评估机制可有效激励家庭医生提供更优质和更有效率的服务,增进基层医疗保健服务质量,同时,也能让患者的话语权加大和主观能动性增强,改善基层医患关系。

我国现状:家庭医生签约服务制度初步形成,但实施尚不理想,政策无法真正落地,基层百姓未得实惠。

结合此次流感事件,家庭医生签约服务制度尚存在诸多问题:

一、医生数量、结构不合理。家庭医生多为公卫人员,合格率低,常常是“大病不会看,小病看不好”;基层医院没有儿科医生,全科医生不懂儿科,难以提供有质量的儿童服务,这些都直接影响患者对家庭医生的信任度和认可度。

二、配套政策、资源不到位。按相关规定,大多基层医疗机构未设“发热门诊”,一些常见感冒发烧的诊疗也不在其职能范围。家庭医生签约服务的支持性政策规定较为笼统和粗糙,激励与约束机制失衡,基药普遍缺乏、断档。

签约服务内容与实际情况脱节。家庭医生签约服务本应提供常见病、多发病诊疗服务,并优先覆盖包括老年人、儿童在内的重点人群。而因为相关规定限制,大多基层医疗机构却不能看或看不了流感。

此外,基层医疗机构未设儿科,没有儿科医生,甚至断档儿科用药。如在流感爆发时,奥司他韦在基层已经全面断药了。如此,儿童患病后如何实现基层首诊,家庭医生签约服务又怎能应对老龄化和疾病谱变化所带来健康新挑战。

建议:

鉴于当下我国家庭医生签约服务模式正处于进一步深化的关键阶段,继续积极学习和借鉴国外家庭医生服务模式具有重要现实意义。可以参照英国家庭医生模式,学习其在签约内容、签约方式及签约配套支持方面的特色做法和合理因素,并结合我国特有国情,切实推进有中国特色的家庭医生签约服务制度建设。

1、制定家庭医生计划,重视签约团队的长期培养。一方面,计划设置现有的全科、儿科医学教育,扩大招生规模,补好人才储备短板。另一方面,规范培养体系,注重提高签约团队的专业性、结构性,团队应有儿科医生,康复保健师,为签约人群,特别是重点人群提供针对性、个性化、高质量服务。

2、及时更新相关规定及设置,为家庭医生服务工作破除障碍。关于“非典”疫情时期制定的发热门诊规定应论证是否可叫停;基层医疗机构应加强儿科门诊建设;考虑基药缺乏断档问题,按科学规律而不是市场规律办医疗。

    3、设立社区康复站、慢病管理中心,以应对老龄化和疾病谱变化的健康新挑战。扩大签约家庭医疗保健服务范围,将家庭康复服务纳入,对标国外社区康复和慢病管理标准,切实做好老年人、儿童等重点人群的个性化服务措施。

4、合理引导一、二级综合公立医院、公立社会福利院转型康复、慢病管理机构。鼓励支持社会资本进入举办康复、慢病管理等护理机构,考虑社会资本进入基层医疗卫生服务,政府部门应给与政策支持及资金补贴。

5、试点家庭医生签约服务市场化。考虑独立医生、私人诊所、民营医院等社会资本进入,以市场竞争机制激活家庭医生动力,实行家庭医生注册定期更换制,由居民自己选择签约医生,倒逼服务供方“签而必约”,切实服务落地。

6、在签约合同中明确规定签约双方的义务与权利。对签约双方进行有效约束,促进家庭医生签约服务制度的信赖度、透明度和责任心。

关注我们

商务宁波网官方微信

扫描左侧二维码添加商务宁波网官方微信

商务宁波网官方微博

扫描左侧二维码添加商务宁波网官方微博

商务宁波网手机版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浏览商务宁波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