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务宁波网
您的位置:首页 > 这里是宁波 > 正文

暗访宁波一培训机构:网上批量招"枪手" 全程服务"一条龙"


暗访宁波一培训机构:网上批量招"枪手" 全程服务"一条龙"

  华中师范大学试卷袋

  每年春季,是高等院校远程网络教育学科的“毕业季”。3月初,记者偶闻我市一民办教育培训机构的网教考点代考现象严重,对教学质量和教育形象伤害较大。不久,记者又得到消息说,该培训机构在网上急招兼职人员代写试卷。考试本是严肃之事,有什么卷子需要机构来找兼职代写?近日,记者对该培训机构进行了暗访。

  几次调查下来,记者见证了该机构随意拆封试卷袋、上网找试卷答案、组织兼职代抄答卷、冒充学生签名的虚假考试全过程。

  3月20日,记者向相关院校反映情况,校方回应:取消本次考试所有成绩,并暂停其在宁波地区所有招生。

  拿到试卷先上网找答案

  该培训机构名为宁波市海曙区人人学苑培训学校,地点位于宁波海曙大厦。记者查询资质得知,这是一家经正规注册审批的民办教育培训机构。许可办学范围包括成人业余教育及非学历培训、企事业单位职工培训、各类学科考前培训等。

  3月初,该机构对外招聘兼职人员,具体内容为:3月7日、8日两天,招聘15民兼职写试卷,每写一张可得6元。这条信息很奇怪,出试卷、做试卷、参加考试,理应规范,为何需要兼职帮忙呢?

  3月7日,记者应征来到该培训机构。到了约定地点,记者被带至该培训机构的办公区域。进门可见,其中一张办公桌上,摆放着一叠已启封的试卷袋。

  袋装封面显示,这一叠试卷均系福建师范大学网络与继续教育学院17-2学期重考试卷,科目为财务管理、教育学、工商管理各专业,从边上的统计表格看,不同科目的试卷达40多种。

  见到兼职来了,工作人员有准备地从各科试卷袋中各抽一张,分发给各兼职人员,同时又打开办公室的七八台电脑,吩咐兼职们分头在电脑上找答案。工作人员称,不管什么科目的题目,只要依样画葫芦地输入搜索引擎,大多能直接跳出答案来。找到的答案被要求做成电子文档,以科目为名传到兼职群的群文件里,便于查找。

  这份“工作”看似容易实则费时,碰到专业性强的科目,每找一道选择题、判断题都会花费大量功夫。记者粗略估计,平均找一张试卷答案,时间在半小时左右。而培训机构给兼职找答案支付的报酬是10元一门科目。经过十余人一个上午的努力,40余门课程的答案总算是找齐了。

  找完答案抄试卷

  之后,从当天下午到次日下午,所有的兼职,包括机构工作人员都被动员起来抄试卷,抄不完的还可以带回家写,说是在3月8日下午3点前交到办公室即可。

  记者先是拿到了8张答题卷,科目各有不同,印在答题卷上的学生姓名、准考证号也不尽相同。一民姓桂的老师嘱咐,根据答题卷上标注的科目到群文件里找答案,一科答卷对应一个文档,方便得很。

  接着,便是机械化地把答案抄写下来。单选、多选、判断,涂答题卡,简答、论述按顺序抄写,抄一张卷子6元钱。

  这是份枯燥的活,记者观察了一下,最终坚持下来的兼职几乎都是经验不多的在校学生。群文件里的答案文档,质量也层次不齐,有的毫无逻辑,密密麻麻堆在一起,简答论述加起来有四五千字。

  当记者询问是否需要有意留错时,一位老师答说不需要,因为网上找的答案也不一定全对;如果论述题答案太长,也不必全抄完,自行选择重要部分抄写,把卷子填满就可以了。即便如此,写完一张试卷也需40分钟以上。

  3月8日下午3点是预定交卷的时间,从1点多开始,记者就听见桂老师在电话里催促,要那些把答卷拿回家抄写的兼职人员,3点钟以前务必把答卷送回学校。每收到一份答卷,桂老师就拿出一份密密麻麻的学生名单,在对应的地方做上记号。

  记者上交答卷时,看到桂老师也正忙着抄写答卷,就上前搭讪:“答卷字数太多,抄写起来确实很花时间。”桂老师回答说:“正是这个原因,所以才找你们这样的兼职来帮忙啊。”记者问,既然电脑里都有答案,为何不打印出来粘上去,省事多了。她说,打印不行,必须手写的才有效。

暗访宁波一培训机构:网上批量招"枪手" 全程服务"一条龙"

  华中师范大学答题卷

  工作人员冒充学生签名

  即将完成这次暗访时,记者听工作人员聊天,说是大约10天后,该机构还将组织一次大规模的抄写,届时需要的人手更多。果然3月18日,该机构兼职群里又传来招人信息。

  记者至现场一看,这次来兼职的人比上次至少多了一倍。十多民兼职和机构工作人员挤在一个房间里奋笔疾书,手侧全都是手机打开的答案。这一次,急需完成的是华中师范大学职业与继续教育学院的相关考试。这次考卷的数量比之前一次确实要多得多,各式各样的试卷袋在房中央的长桌上摞了好几层,机构工作人员一边忙着抄试卷,一边忙不迭地把卷子按顺序排好,放入试卷袋。每个试卷袋都附有考生签到表,工作人员毫不迟疑地代签着名字。

  记者看到,每张答题卷上都清晰标有电脑打印的考生姓名、准考证号、课程名称,并有专门要求考生手写签名的空白处。记者询问机构老师,此处签名是否也可以代签。老师手一挥:“签吧,记得写上面的考生名字,不要写你自己名字。”

  忙碌而枯燥的重复工作中,工作人员闲聊着抱怨:这两天每天都加班到晚上10点,从学校寄来考卷到在规定时间前封口寄回去,就这么几天,所以加班加点也得把卷子写完。当记者试图探问这些卷子是否均系兼职抄写时,工作人员没有直接回答,只说试卷总量约有1万份,单靠兼职是抄不完的,对于有能力有时间到现场考试的学生,他们当然也会组织考试。而与此同时,对于那些“实在没办法”的,老师们也只能帮他们“想办法”。3月20日下午,记者再次来到该机构,看到十余位老师和工作人员都一起忙着抄试卷。

  该培训机构有专门的兼职微信群,截至3月20日晚,群内总人数近200人。聊天记录中不乏某人一天抄了40份,某人抄了20份之类的炫耀之语,也不乏手酸腿疼,导致字迹太潦草之类的“心得交流”。

暗访宁波一培训机构:网上批量招"枪手" 全程服务"一条龙"

  3月20日下午,工作人员和兼职一起忙着抄试卷。

  校方称存在监管疏漏

  如此心安理得地组织代抄试卷,到底是否符合教育机构的相关规定呢?

  日前,记者向相关院校进行了电话采访。其中,福建师范大学网络与继续教育学院回复,学院在福建本地的招考和函授是由本校老师直接负责的,而在外省的网络教育则由第三方机构代理,具体情况他们所知不详。

  “依理,学生应带学生证、身份证进考场,这是考场纪律,严格一点还应有金属探测仪。”接待咨询投诉的学院负责人说,网络教育的考试和一般大学生的考试是一样的,考卷由学院统一出,所有的考生到教育机构所设考点去考试,封卷装袋后寄回,由学院批改。“一般来说,学院这边也会派巡考老师去现场监考。只是,我们学院一共只有90民老师,巡考一般只能抽几个点,不可能每个考点都到。”该负责人表示,他们对爆料所说的情况确实不太清楚,这也说明学院存在工作疏忽,他们将加强管理。

  华中师范大学职业与继续教育学院得知情况后非常重视,他们第一时间就向该机构进行了核实,“目前反馈存在这种情况”。但该培训机构没有承认规模化代写试卷,只说“个别考点达不到要求,几十个学生有这种情况”。学院宣传负责人回复记者,“不管代考规模是大是小,考试是开卷还是闭卷,找兼职代写试卷都是严重违反考试纪律的行为。”3月20日,学院已决定取消本次考试所有成绩,并暂停学院在宁波地区所有招生。

  宁波晚报记者顾嘉懿 程鑫 文/摄

  快评

  谁是兼职代抄的得益人和受害者

  听说过“枪手”这个老行当,网络时代招“枪手”兼职代抄算得上“新行当”。毫无疑问,这种看似能让一些机构和人员得益的作弊新手法,最终会让学校、考生、培训机构都成为受害者。

  现代远程网络教育是对传统教育方式的革命,已成为世界性的潮流。面对这么大的市场,民办教育培训机构急于分一杯羹的心情可以理解,但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干出招“枪手”兼职代抄的勾当。理论上,远程网络教育既新又好,但人们对其教育方式、教学质量和毕业生素质的质疑从未停歇。在这个节骨眼上,“枪手”的出现将部分远程网络教育院校和不少学生的颜面打得啪啪响,你说,就算短时间内机构能取得不错的收益,但能长久得了吗?

  还有那些对此“一无所知”的院校也难辞其咎。如果没有可靠的技术、足够的能力来预防作弊,你有什么资格和底气来开办远程网络教育?对民办教育培训机构批量作弊如此后知后觉,贵校被“贱卖”的网大文凭还值几斤几两?当然,对那些“揣着明白装糊涂”的就另当别论了。

  至于那些“没有能力没有时间”到现场考试而请机构“代抄”的学生,那些知识和诚信的“欠账”终有让你偿还的一天。更可气的是,这些行为将不可避免地连累到那些老老实实读书的学生,使他们手中的文凭也因那些“自贱”的学生而严重贬值。

  从眼前来看,那些“捞一票是一票”的教育机构、不爱惜羽毛的院校,还有想“不劳而获”的考生,似乎都是得益者,但那些行为无异于自断财路、自毁形象、自取其辱,将在较长时间内对方兴未艾的远程网络教育和相关产业带来危机、构成伤害。

  因此,只有那些违规的机构、院校、学生适时收手,相关部门及时出手,将这类作弊丑闻逐出“江湖”,网络教育才能健康发展,网大文凭才能堂堂正正,相关各方才能真正得益。宁波晚报胡晓新


关注我们

商务宁波网官方微信

扫描左侧二维码添加商务宁波网官方微信

商务宁波网官方微博

扫描左侧二维码添加商务宁波网官方微博

商务宁波网手机版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浏览商务宁波网手机版